综合试点21个省:电改风起云涌

01-06 阅读次数: 新闻作者:

 

 

2016,“十三五”开局之年。电力体制改革风起云涌,电力市场获得实质性突破。

  1月28日,继云南、贵州两省之后,山西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获得批复;

  3月1日,北京、广州两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分别挂牌;

  5月20日,广西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获得批复。

  自此,我国省级电力市场建设进一步提速。下半年,甘肃、河南、新疆、山东、北京、海南、湖北、四川、辽宁、陕西、安徽、内蒙古、宁夏、上海、天津、青海、湖南,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纷纷获得批复。截至目前,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已经达到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电改列车呼啸而过的2016,我国电力市场正在经历着有史以来最深刻的变革,我国电力市场也迎来属于自己最好的时代。

  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全面落实中央9号文

  2016年国家发改委、能源局陆续批复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范围涵盖了大部分省区。全国范围内仅有东北地区的黑龙江、吉林,华北地区的河北,以及华东地区的江苏、浙江,华中地区的江西,西部地区的西藏,以及华南地区的广东、福建尚未批复。

  在各地批复的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中,各地做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的贯彻和实施,但是各个地区根据自身经济发展状况,电力市场基本情况,因地制宜,也呈现出不同的特色。

  东北地区,辽宁省属于第一个被批复的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该地区把电力体制改革和全面振兴东北国家战略规划结合,积极探索东北电力市场建设机制。2016年辽宁省积极展开输配电价成本调查,一年时间内,全面摸清了辽宁电网输配电资产、成本和企业效益状况,为2017年完善输配电价改革方案,全面推开输配电价改革打下了基础。

  华北地区,除了河北省以外,其余各省电力体质表改革综合试点均已经获得批复。北京、天津作为新批复的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均提出服务京津冀一体化电力市场建设服务机制。天津甚至提出了2016-2018年参与京津冀电力市场,2019-2020全面参与京津冀电力市场现货交易,建立完整的京津冀电力市场发展规划。而北京在全面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同时,还把电动汽车基础设施建设纳入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范围,这在全国试点中应该是独有的。

  华中区域除了江西省,其他各个省份均获得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批复,华中地区属于能源相对匮乏地区,在经济增速下滑,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部分地区则出现了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状况,用电水平偏低,用电成本过高已经是当地电力市场亟待解决的问题。

  作为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华中各省积极探索电力市场建设。以湖南省为例,该省2016年已经初步完成输配电价核定,电力交易中心组建,发用电计划的放开。并计划2018年就建立起主体多元、公平开放的市场交易体系。甚至做出了在2020年实现工商业用户全部实现市场交易的发展目标。

  截至目前,华东区域只有上海和安徽两地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获得批复。作为全国重要的负荷中心之一,该地区试点同样也集中在优化能源结构,探索电力交易机制,理顺电力价格,培育高效、多元、清洁的电力市场方面。

  而南方区域,除了已经批复的云南、贵州两省,今年只有广西、海南两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批复。广西地区电价传导机制不畅,部分地区部分资源型特色产业电价较高,而火电企业发不出电的情况。另外部分地区存在多网并存,重复建设的现象,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将从更高层面上解决广西电力市场存在的问题。2016年,广西已经在电价、电力市场、售电侧、发用电计划等方面全面推进电力市场建设。

  西部地区,除了重庆、西藏两地以外,其他地区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均已经获得批复。新疆、甘肃、宁夏等地作为重要能源基地,面临着一边发电企业机组利用小时数下降,一边工业用户电价过高的窘境,所以,对建立完善市场机制,理顺电力价格存在巨大的动力。

  以甘肃省为例,对电力市场建设列出了明确的时间表。目标提出,2018年甘肃基本建成电力市场化体系。足以显见,甘肃省对电力市场渴求之迫切。

  电力交易中心夯实电力市场基础

  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探索中,相对独立的电力交易中心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于区域电力市场建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016年,我国电力交易中心取得巨大进展,并未下一步电力市场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3月1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挂牌成立。这标志着我国电力市场建设迈出最为关键的一步。

  此后,各个省级电力交易中心纷纷挂牌成立。截止目前,除两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以外,目前我国已经挂牌成立31家省级电力交易中心。截至目前,仅海南省尚未组建电力交易中心。

  各个电力交易中心股权上看,也呈现出不同的特色。

  国家电网辖区内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以及省级电力交易中心均为国家电网独资企业,唯有重庆电力交易中心实行的是股份制结构,即国网方面出资70%,重庆地区发电、输电、售电等市场主体与第三方机构占剩余30%。

  南方电网公司区域内,广州、贵州电力交易中心为南网绝对控股,各持股66.7%、80%,广东电力交易中心为广东电网公司控股、省内发电、售电等其他市场主体和第三方机构参股。8月末成立的昆明电力交易中心,由南方电网公司相对控股,其中云南电网公司控股50%,华能澜沧江水电公司、华电金沙江中游公司等发电企业共同参股。

  2016年,依托两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大规模跨区电力交易获得巨大突破。跨省、跨区的电量交也受到中西部各省热烈响应。四川获批的电改方案中提出要“完善跨省跨区电力交易机制”,甘肃也提出了要“积极推进跨省跨区电力直接交易”,尝试用增加外送的方式解决本地电力消纳困难的问题。

  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组织山东30家电力用户和陕西、甘肃、青海、宁夏824家发电企业通过银东直流开展了直接交易,达成交易电量90亿千瓦时,购电价格平均降低6.5分/千瓦时,总共为参与交易的山东企业节省成本5.4亿元。

  根据最新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1月末,国家电网公司依托电力交易中心共开展电力直接交易524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高达177.8%。发电侧竞争形成的降价,为电力用户降低购电成本271亿元。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成立以来,积极促进南方区域电力市场建设,通过市场化手段更好地促进省间余缺调剂和资源优化配置。根据最新公布数据显示,今年1至10月,南方区域共组织省内市场化交易电量1326.2亿千瓦时,占网内售电量19.5%,预计全网全年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约144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4%。

  2016年,以电力交易中心为依托,我国“统一市场,两级运作”的全国电力市场格局已经初步奠定,为2017年电力市场建设打下坚实的基础。

  根据《国家能源局关于做好电力市场建设有关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显示,2016年力争达到工业用电量的30%,2018年实现工业电量100%放开。毋庸置疑,2017年,电力交易中心将在我国电力市场建设中的作用将更加关键。